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O曼生活 >《王冠》:一支舞蹈并未改变历史 >

《王冠》:一支舞蹈并未改变历史

《王冠》:一支舞蹈并未改变历史

  纪录英国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生平的Netflix影集《王冠》(The Crown),在新一季的〈亲爱的甘迺迪夫人〉(Dear Mrs. Kennedy)将剧情推向了高潮:1961年冷战升温,英国女王辗转得知美国第一夫人贾桂琳‧甘迺迪(Jackie Kennedy)在宴会上评论她是「没有好奇心的普通中年妇女」后,决定对迦纳事务採取更积极主动的作法。

  当时前英国殖民地迦纳的新领导人夸梅‧恩克鲁玛(Kwame Nkrumah)明显与苏联过从甚密,而女王的解决方案是在迦纳首都阿克拉和恩克鲁玛见面,与其共舞来制衡苏联。他们在宴会上跳着狐步舞,而电话另一头的英国首相哈罗德‧麦米伦(Harold Macmillan)则对此事感到错愕。

  1960年代初,非洲迅速变成冷战对峙的战场,而这是一场高风险的政治赌注,很可能决定苏联对非洲政局的影响力。最后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气,这支舞蹈成功地起到决定性作用:恩克鲁玛将「回归原本态度」,粉碎苏联干预非洲事务的美梦。随后剧情还演了美国总统甘迺迪告诉贾桂琳,她对英国女王的恶毒评论促使英美获得重大外交胜利,从而改变历史。

《王冠》:一支舞蹈并未改变历史

  迦纳建筑师兼业余历史学者奈特‧努诺-阿玛特菲欧(Nat Nuno-Amarteifio)在1994至1998年期间担任阿克拉市长,女王造访时他还是个十几岁的青少年。他对此评论说:「作为影集它拍得不错,但里面有许多部分都在鬼扯。」

  女王确实造访了迦纳,恩克鲁玛也真的与女王共舞,但据努诺-阿玛特菲欧和其他迦纳历史学家表示,《王冠》对于这支舞蹈有很多错误解读。研究恩克鲁玛的学者认为,这支舞蹈并不是什幺关键时刻:事实上恩克鲁玛的政治理念在后来几年仍继续坚守社会主义,甚至在女王造访的一年后接受了「列宁和平奖」。

  努诺-阿玛特菲欧说:「我很惊讶这支舞蹈居然获得如此夸张的美誉,因为根本没有人谈论这件事。」

《王冠》:一支舞蹈并未改变历史

  当时的恩克鲁玛是非洲最具有影响力的领导者,他成长于英属殖民的黄金海岸农家,年轻时凑足了资金远渡重洋到英美接受教育。他先后在林肯学院和宾州大学攻读哲学和神学,随后两年开始在伦敦联合其他反殖民组织,準备将英国、法国和其他殖民列强逐出非洲。

  1947年,当亲独立政党在阿克拉集结时,其成员招揽恩克鲁玛成为他们的政治领袖。于是他回到黄金海岸,但很快就因为协助组织暴力冲突,被关押在改建的英国海滩碉堡里。儘管如此,恩克鲁玛在1951年的选举上,仍然成功当选为国会议员。作为多数党的政治领袖,他被任命为总理,而英国对此也毫无办法,只能选择释放他。

 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,恩克鲁玛在英国总督监视下帮助迦纳走向独立。这段时期他扶植媒体推动个人崇拜将自己比作「救世主」,誓言逐出统治近百年的帝国殖民主义,而他也真的做到了。1957年,恩克鲁玛成功通过赋予迦纳完全自治的法案,成为非洲英属殖民地中首个独立的国家。

《王冠》:一支舞蹈并未改变历史

  恩克鲁玛执政初期毫不避讳承认对社会主义的好感,他相信由中央政府控制和主导的计划经济,对可可豆和其他经济产业有益处。恩克鲁玛与其他非洲执政者将它称为「非洲社会主义」,认为这是新兴国家刬除殖民主义枷锁的必要手段。而美国总统甘迺迪对此非常忧心,他于1962年形容非洲是「共产主义阵营与非共产主义阵营之间,在全球竞争施展策略方面最重要的公开领域」。根据梅雷迪斯的说法,迦纳并不是唯一个案,其他几个新独立的非洲国家,包括肯亚、马利和坦尚尼亚同样接受了苏联的援助,他写道:「看起来像是社会主义能迅速实现现代化。」

  在《王冠》中,亲苏立场转变以非常戏剧化的场景呈现:影片开头恩克鲁玛在迦纳议会演讲时,行政人员悄悄将英国女王肖像取下,换上了列宁肖像。不过努诺-阿玛特菲欧表示,儘管恩克鲁玛曾造访东欧,但他对苏联的依赖从没有这幺夸张:「我们与俄罗斯共产主义的关係比其他人更为理智,我们对它没有美好联想,列宁也从来不代表自主或自由。如果事实像影片所演的那样,就不会有99%的迦纳人还不知道列宁是谁。」

  伦敦大学东方与非洲研究院的历史学家约翰‧帕克(John Parker)也同意此观点,他指出恩克鲁玛与社会主义的关係大多是在思想层面,并没有与苏联具体的外交政策同步。儘管如此,恩克鲁玛还是被美国和英国视为一颗不定时炸弹,而女王造访迦纳的举动其实是深思熟虑后的外交策略,藉此约束恩克鲁玛与其他非洲领导者,并非影集所演的个人冲动行为。帕克说:「英国政府当然担心苏联,因此尝试限缩他们对前英属殖民地的影响力。女王的海外行程用意在于强化他们与大英国协之间的连结。」

《王冠》:一支舞蹈并未改变历史

  与此同时,非洲社会主义也没有如迦纳人预期的那样发展。1961年女王访问时,迦纳国内经济濒临崩溃、各级政府官员贪汙索贿的情形也日益严重(包括恩克鲁玛本人)。根据梅雷迪斯的说法,他甚至设立一间特殊国营公司,方便外商向他行贿,并且经常压迫和囚禁政治对手。

  努诺-阿玛特菲欧指出:「当时有很多令人不悦的事情发生,恩克鲁玛的处境也变得相当棘手。当女王造访迦纳,他也只能勇敢迎接她。」至于舞蹈本身,努诺-阿玛特菲欧坦言他和朋友几乎不记得有这件事。他认为《王冠》描写迦纳媒体大肆报导和英国官员惊讶女王「屈尊」与非洲人共舞的情节,显现出优越感过剩的态度。他说:「就是年轻白人女性与非洲人共舞,你指望我做出什幺反应,鼓掌吗?」

  影集将女王造访迦纳形容成至关重要的事蹟,但帕克表明:「迦纳并没有因此与苏联断绝联繫,一支舞蹈(或整趟皇室之旅)就能『制衡非洲与苏联关係』,是非常不切实际的幻想。」而恩克鲁玛也继续作为社会主义拥护者,直到1966年访问北越和中国时,被中央情报局所策划的军事政变推翻。

  换句话说,《王冠》费尽心力改编了一场连当地人都不太记得的历史时刻,并将这件事渲染成一场从未发生过的外交胜利。然而,事实就像努诺-阿玛特菲欧所说的那样:「我还是搞不懂,一支愚蠢的舞蹈有何重要性。」

参考报导:NPR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(☆_☆)或许您对这些相关文章感兴趣: